东栅:年华似水,匆匆一瞥。

标签 :
  • 乌镇景区
  • 发布于
  • 2018-08-19
导读 :
东栅一日游,追忆逝水年华。

沈从文先生说过,“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”爱,终究是不能忘却的。

 

初来乌镇的时候,追逐着的是似水年华的脚步。



在某一个傍晚十分,大雨之后趁着人群散去,走在乌镇的青石板路上,从脚底慢慢浸透整个身躯,让乌镇浓郁的沉静洗涤去浸在心底的岁月风霜,穿越乌镇的每个巷子,那一瞬间,仿佛在时间的长廊里来回穿梭了一万遍。 



东栅,东市河由西到东,第一座桥是逢源双桥。《似水年华》里有一句话每一座桥都能到同一个地方,那就是我自己!是我的啊,它在岁月里,在天边外,在我们勇敢,坚强的心底”。乌镇的桥有很多,东栅的桥有很多。



故事的最后里的他们走过七座桥,唯有这座桥双桥,既是重逢又是别离。东栅市河的一头,横跨着的是这座叫做逢源双桥的廊桥,江南人别致的心思将这座桥一分为二,一来一去,不同去向的人之间永远都隔着一堵墙。



沿着老街,一路走下去,乌镇的老街坊里面,深深的藏着一个三白酒坊。年华老去,时间沉淀,过去的故事像是醇香的一壶陈年佳酿。



从小喝着米酒长大的默默,在这个小镇生活长大,单纯善良的她执着的追逐她的真爱。少女的爱恋像是江南的甜酒酿,清冽甘甜,回味中带着米酒醉人的香气。



酒坊隔壁的宏源泰染坊是剧中很重要的一个场景,无论染坊旁边的巷子,还是晒布场了高高挂起,纷纷错错的蓝印花布,成匹的在风中飘动着。走进这里,仿佛走进英匆匆逃离乌镇时,飘忽间像要迷失在由花布组成的迷宫中。


几条布被吹起,英发现了文,文问她为什么要来,如果她不来将一切都不会发生。





故事的开始,东山书院,后来的晴耕雨读。某一日清晨,某个不经意的瞬间,两个故事中的人,交集就从这里开始。双眼睛对视在一起,瞬间他们谁也没有移开目光。两个人的中间是一排高高的书架,两个人就停滞在原地。

 


生命中不会有什么奇迹,曾经停留在我眼光中的你的注视,那只是一次偶然…生命里是没有奇迹的,那片滑落在无风世界里的枯叶,也只是一个偶然…



英:齐叔为什么总是坐在门口
文:晒太阳,还有等待,等着门口近来的人
英:那他等了多久
文:一辈子,等着等待都成了一种习惯。

 

故事的结尾,在文和英一起走过了乌镇的七座桥,看过曾经去过的地方太平桥下的回廊、染坊旁的小巷……


 


从廊棚下走过,看河对岸打开的一扇小窗户,想起文,想起了英,他们在那个小窗户里相爱,也在那里离开。

 



他们沉默着分手,没有人能够留得住涟漪,尽管美丽不可方物的纹路在心中荡漾了很久,尽管手心的掌纹在岁月的踏碎之下,渐渐铸就起一段苍白的时光,却依旧流逝。 

 


文在一夜长大,他矗立在雨中忍不住地哭泣。他在乌镇深埋了这段苍白的时光,而我却在乌镇拾起了这段时光。乌镇的烟雨是江南的烟雨,江南的烟雨大抵都是清冷的,淡漠的,不舍的,行程逐渐接近尾声的时候,天空中飘起了雨,是真正的烟雨江南啊!



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地址

  • 先进的数字化服务

  • 无任何隐形消费

  • 7*24小时服务

我们的项目及品牌

购物车

在线咨询

返回顶部